2018年9月20日 信報
 

潘天惠 STEM尖子

保良局顏寶鈴書院 STEM中外共融創意無國界

「教育是最有力的武器,你可以用它來改變世界。」已故民權鬥士曼德拉說。當我們批評港童恃寵生驕,缺乏自理能力、抗逆能力,總是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之時,究竟幾多人真正接觸過他們,了解過他們呢?
位於土瓜灣的保良局顏寶鈴書院,STEM戰隊猛將如雲,三大本土主力吳智傑、程皓研、梁軒偉的傑作為智能窗簾,接受訪問時淡定到一個點,對話字字珠璣,絕非高分低能,至於與他們一起合作製作另一個得獎作品水底機械人的Thivakaran Kirthik、Gupta Pranav和Bolisetti Sree Vamsi Krishna,也會令你對少數族裔學生刮目相看。
過去一年,吳智傑、程皓研和梁軒偉戰績彪炳,合作創造的智能窗簾,贏得全港中小學產品設計大賽中學組智能家居組別季軍,並以骨幹身份與其他隊友為顏寶鈴書院爭光,獲得第12屆創協盃創意科技機械人大賽電子科技創新設計比賽高級組冠軍,但在炎熱的暑假結束後,3人已升上中六,暫別STEM比賽,把所有精神集中在文憑試。


「我們要思考為什麼要讀書,尋回讀書的意義,很多人是為了考試而考試,不求甚解。」吳智傑來自黃埔宣道小學,思考敏捷,表現淡定,說話有條理,看來是見慣世面的高中生。
「就算放學要兼顧製作機械人,我認為不會沒時間做功課,時間就像擠牙膏,擠一點實會有。」程皓研思維活躍,說話清晰有力,來自聖約翰英文小學。
「我最佩服的人是光纖之父高錕,他發明了跨時代科技,卻沒有申請專利,藉此讓光纖普及化,真正做到人人為我,我為人人。」3個四眼仔之中相對比較害羞的梁軒偉,高大健壯,來自保良局陳守仁小學。

最初分頭進行
成立於2000年的顏寶鈴書院,乃保良局轄下的第一間直資中學,提供寄宿服務,近年成為家長新寵兒,也是STEM比賽前列常客,吳智傑露出陽光暖男的微笑表示:「其實,學校每一年都會參與(STEM比賽),但過程總會經常失敗和犯錯,解決了一個問題,又會出現新問題,這種狀況正好套用到人生和讀書上。」
他們曾參加國際公開賽,與專業人士正面比併,腦洞大開,程皓研解釋道:「我們升中四的暑假跟師兄去美國,人家已經可完成所有任務,比賽是同時間競賽,但我們只能爭取在比賽內拿到最多的分數。」學校雖然派出老師在場,但訪問時只是站在遠處觀看,同學們在零干預下暢所欲言。
吳智傑略作補充道:「我們是要把自己當作公司,把行銷和產品理念推銷給主辦機構,除了機械人之外,也要設計海報,籌備過程會令我們明白無法事事做到完美,必須作出取捨。」
梁軒偉頷首附和:「其實我們未必每次都夾到時間一齊砌,開頭都是分工合作,各自做回份內事,最後兩個月才盡量抽時間一起準備。」
3人感情要好,友誼由中一開始,曾經齊齊住宿舍,目前仍是同班同學,合力製作的智能窗簾,符合香港家庭所需,技術也不太複雜,說不定會被廠商看中大量生產,吳智傑詳細解釋:「它是使用液晶體的技術,根據氣溫、溫差等條件自動調整光暗度,當然亦可改為手動,而且像一塊玻璃,避免積存灰塵,隔一段時間用乾布抹一抹便可。」



DSE成績預測
STEM比賽除了啟發創意思維,同時讓學生增加實戰機會,3人品學兼優,將來打算在大學修讀物理或工程,程皓研認真地說:「道不同不相為謀,我們感興趣的科目差不多,也許就是志同道合吧!」除了偶爾一起打機,程皓研和吳智傑是天文學會成員,梁軒偉則醉心大提琴。
DSE有什麼目標?吳智傑自信滿滿地表示:「我讀書不是最好,但都不是差,只要發揮水平,應該拿到30分左右,希望入讀中大的理論物理。」
程皓研接着說:「我的中文科略差,爭取拿4,選修科有信心拿到5,希望有25分入讀中大的物理或工程。」
梁軒偉把聲音壓低:「我想讀科大或港大的工程,避免其中一科出現3就好了,目標是23至25分。」

樓梯引發好奇
學海無涯,好奇心旺盛的吳智傑,小時候乘搭扶手電梯,想了解「樓梯」會為何自動上落,回家後自行翻書找答案,「STEM的比賽可以滿足到我的求知慾,而家人也不會反對,正確來說,他們沒時間理我。」他的爸爸是土木工程師,工時甚長,兩父子溝通時間不多,「但我最崇拜的人就是他,媽媽很早就患癌離世,他一個人撐起頭家。」
放手,有時是環境逼成,也未嘗不是好事,他是一個性格獨立的男生:「以前大部分時間都是一個人生活,我不知道什麼青春期,總之自己照顧自己,可以對誰反叛?反正爸爸沒時間,便想我入讀寄宿學校,我也不太抗拒。」
與吳智傑恰恰相反,程皓研的家庭管教甚嚴,養成自我要求高的性格,他形容自己是「勤力的懶人」,「對喜歡的事情很投入,但不喜歡就不夠積極,現在努力改變這一點,把不喜歡變成喜歡。」
他的初中生涯都在宿舍度過,高中回家居住,但多數時間也「奉獻」給機械人,「家中有細佬細妹,他們9點、10點上床睡覺,我有時晚了回家,家人都會說兩句,僅此而已。」
目前住宿舍的梁軒偉,每逢周五晚回家,承認以前很討厭母親的奪命追魂call,現在逐漸明白到成年人只是出於一番好意,電話再多也會盡量克制自己,保持耐心,他把10隻手指互相交疊說:「我都意識到以前的想法不對。」
青春無敵,所有青少年都對未來充滿憧憬,訪問結束前,比較早熟的吳智傑的一席話,令記者印象深刻。「如果我可以問一條問題,然後一定有答案的話,這一刻我想問自己有幾長命,讓我盡早作出規劃,我覺得人生在世,應該嘗試去改變世界,我相信自己的能力,也可以做得更多,就算能力不足,我也想過執教鞭,感化我的學生。」
江山代有人才出,聽其言,觀其行,3位慘綠少年完全沒有港童弊病之餘,更隱隱透露改變世界的決心。
超強颱風「山竹」過後,滿目瘡痍,香港癱瘓,但回想與這些未來棟樑的對話,記者仍然深信香港有希望,大前提是這兒仍能留得下人才,畢業後他們不會被人為的颱風吹得鳥獸散。
撰文:潘天惠
alessiopoon@hkej.com




標籤: #STEM尖子#